快来围观!知名传销币大总结_区块链百科-黑部财经

8个月前

自从比特币问世,虚拟货币开始走进大众视野,逐步成为投资市场的新贵。从2017年开始,因为数字货币一夜暴富的"财富"效应,吸引了一大批普通投资人进场,但大部分人只是听过区块链或比特币,本身不具备较专业的知识,就盲目在各大平台网站公众号或者听信所谓的币圈大咖币圈大佬进行投资,进各种传销群被洗脑忽悠,上当受骗是自然的。

传销活动利用的一种虚拟货币,打着“快速致富梦”的口号,鼓励会员“拉人头”的方式赚取回报,不断吸纳会员会费达到敛财目的,是一种诈骗犯罪利用的套路。

之前就已经披露了多起“传销币”事件,不过那个时候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毕竟炒币币还没有真正火起来。随着区块链概念的火热,特别是比特币8年涨了1000万倍,炒币活动就已经变成了全国性的事情了,街头买菜的大妈,天天研究的不再是股票、基金了,而是这个币那个币的。

传销币

这个时候传销大佬们早就已经做好布局,传统的传销模式纷纷升级换代,全部披上了“区块链”这件华丽的外衣,他们打着虚拟货币投资的旗号,做的却是非法集资或网络传销的勾当!

1. 亚洲币(AC)

2014年9月,仅有小学文化的项某与做软件开发的谷某合作,两人在台湾租借服务器,将AC复利系统包装成一家致力于互联网金融研究和创新理财的民族企业,命名为“亚币集团”。

通过熟人之间口口相传的方式,以及线下“学院”培训的快速发展,项某不断蛊惑亲友投资成为会员,致使3万多人先后卷入其中,涉案金额高达1000多万元。

2015年10月,项某账户上资金已达460余万元人民币,其他骨干会员分别盈利180万元至60万元人民币,最终因2万多人的“AC维权”的群体聚合在一起,通过交流知道越来越多的内幕,遂报警。

2. 恒星币

本是一款国外数字货币,却被国内的不法分子借壳疯狂利用,谋取暴利。

山寨“恒星币”最早出现于2016年4月,通过虚假宣传可获得高额回报的方式,据悉,犯罪嫌疑人通过“拉人头”传销手法售卖“矿机”,“矿机”自动生产“恒星币”并注册“恒星币”会员,以此方式大量发展下线成员。上线根据账号级别每次收取下线投资额的3%-22%作为提成。整个网络遍及全国各地注册会员达15万多个,涉案金额约1000多万元。

3. 山寨版达世币(暗黑币)

山寨“暗黑币”最早出现于2014年,由香港居民杜玲、刘雄联手打造,为支撑虚假“暗黑币”投资,其在香港成立了达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由刘雄等人建立的山寨“暗黑币”网站与真正的“暗黑币”没有任何关联,它只是借助“暗黑币”的名声及价值大肆进行宣传,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真正的暗黑币后已更名为Dash-达世币)

从2014年8月至2015年3月底,短短8个月时间就在中国内地发展会员3万余个(以累计注册账号计算),案发前,达康公司每天入账资金达到两三千万元,总涉案金额近15亿元。

4. 易物币(MBI)

MBI国际集团自称是一家多元化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叫张誉发,祖籍潮州,马来西亚第三代华人。

张誉发团队在2015年推出一款MFC游戏,将易物币打造成虚拟货币,谎称每年会有一倍以上的回报率,通过在线商城购物、线下交易的方式,使易物币发生流通,再通过开办宣讲会进行宣传,编造投资虚拟币只涨不跌的谎言,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大肆发展下线。截止2017年7月,MBI的传销业务会员规模达到了480万人,会员投资金额高达几百亿元。

5. 百川币

2015年6月起,杨浩(别名杨俊涛)成立福建百川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互联网上推销电子虚拟币---百川币。

求参加者从百川币网络平台以最低800元为一单的形式注册发展成为会员,成为会员后可以继续发展下线会员,并以发展会员数量作为返利的依据。通过上述分层级,拉人头,赚奖励的方式开展传销活动,已吸纳会员90余万人,并形成了多级金字塔形传销活动。

6. 红通币

红通币最早出现在2012年,红通公司规定网上交易买股票需要用“红通币”这种虚拟货币,开户需要的个人身份证、手机号、QQ号和购买股票的钱,当用户挂牌的股票被系统卖了,扣除公司5%的手续费,之后多余部分就是营利。此外,买红通公司的股票最少买660元,最多买12540元的,另外每月还要交110元的广告费,多推广、多往下发展就多给推广人的钱。

7. M币

2013年11月,邓某和宾珩妹经介绍购买马来西亚MBI国际集团发行的网上虚拟货币(又称M币),投资数额由100美元至5000美元不等,形成金字塔式排列,向下发展下线吸收新会员,可以得到公司10%的直推奖,只奖一级,形成两条线走路,两边平衡的,还可以得到公司4%的领导奖和10%的对碰奖,两个奖项只奖6级以内的,以此类推,其发展下线人员有利润提成,发展越多提成越多。

8. 虚拟金币

2014年10月,38岁的李丰尽管只有中专文化,但特别想做大生意,于是在2014年年末成立“首席公司会员管理平台”网站,并通过这一平台出售“虚拟金币”。购买后即可成为其会员,且发展下线越多得到提成就越多。

利用这个平台,李丰共吸收到公众存款60.7353万元。为能吸引更多的人来投资,成为会员,李丰于2015年5月中旬在北京市丰台区注册成立北京时代首席投资公司,通过这次活动募集到资金169万元。

然而,李丰因投资的公司经营不善,资金链出现断裂。为挽救公司命运,李丰又以高息借款的名义,向会员吸收存款94万元。后来,因部分投资的被害人发现自己被骗,向公安机关报案而案发。

9. U币

2014年5月,泰国优趣集团在境外搭建U币虚拟货币网络交易平台,宣称U币项目合法经营并受监管,投资U币项目具有升值前景,同时以投资者发展下线会员,按照层级顺序可获取动态利益,引诱投资者不断发展下线。截止2016年2月,李光晨在中国直接或间接发展3723名会员,会员投资金额共计人民币7400万余元。

10. 无极币

2013年5月,吴某、潘某在香港成立无极币集团公司,并建立了无极币网站,该公司没有任何实际经营活动,以投资开发无极币等虚拟货币为名。在我国内陆通过网络宣传、讲课、介绍等方式不断发展下线,共同组织、策划、开发无极币,要求新会员必须经老会员推荐或者填写推荐人。

11. 克拉币

克拉币最先出现在泰国,2015年传销活动进入中国以来,已在全国数十个城市开展违法犯罪活动,其自称“五军资本”。

比特大师注意到:泰国确有五军集团,该集团成立于2014年1月7日,注册资本500万泰铢,但这家集团并没有一家名为“五军资本”的下属公司。

2016年6月7日,该组织在泰国举行万人启动大会上一位营销人员说,现在开户的数量已突破6万,如果这一数字属实,即便按照最低开户门槛7000元人民币保守计算,至少有4.2亿元人民币流入克拉币系统。

12. 维卡币

2015年6月份,苏毅、张轩经介绍加入网络虚拟货币维卡币传销体系,以其经营的中山市东区水云轩鲜榨灵芝店为传销窝点,结伙对外推广、宣传维卡币,夸大投资维卡币的盈利前景及合法性,隐瞒维卡币无法自由兑换现实货币的事实,引诱他人购买“条码”注册会员账号,以此获取加入资格并继续发展他人参加,按照发展顺序组成上下级关系,以下线直接或者间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和返利的依据,骗取财物。

13. 利物币

2015年12月底,孟文雅参与投资利物币项目,对外宣称:利物币是德国磐石基金开发的第二代虚拟货币。如果要投资利物币,投资者可以进入利物币官wang进行注册申购,一名投资者最少要交600元人民币才能获得购买1000枚利物币申购激活1台矿机的资格。截止2016年5月底,杨某不再回收利物币投资者账号中激活的利物币,利物币投资链崩盘,大量投资者损失无法追回。

14. 五行币

2015年5月份,严某、丁某经推荐,向宁夏云数贸贸易有限公司交纳加盟费三万元并取得该公司授权,后两人在贺兰县注册成立宁夏云数贸贸易有限公司贺兰县日用百货分公司。

截止2017年6月,两人先后直接或间接发展三十余名下线。严某从中非法获利6600元,丁某从中非法获利6000元。值得注意的是,“五行币”仅为“五化联盟”传销组织中的方式之一。

15. 中华币

2016年,姚琪宏等11人以“中兴同寿公司”的名义,以销售“中华币”赠送SOD产品为幌子,通过制定会员制度和奖金制度,引诱他人为获得高额返奖而不断发展下线会员,骗取他人财物,扰乱社会经济秩序。

至案发,该传销组织已形成了包括常德在内的,遍布全国的会员网络,后台数据中会员层级达500多层,下线会员逾50000多人,涉案金额达2.6亿余元。

16. 航海币

2016年6月,邱和平通过被告人李权恒、闫新让、屈红玲的介绍,将“藏宝网”平台系统引入四川,该平台的模式是通过虚拟股拆分和发展下线来获取利润。

被邱和平加入平台成为会员后,为谋取非法利益,于2017年初通过微信等互联网渠道对外大肆宣传“藏宝网”平台,并直接发展了被告人任玉琼为骨干下线,并通过微信和面对面讲课等传播手段,在邛崃市,层级达43余层。

截止2017年4月,李权恒直接和间接发展428名下线;闫新让直接和间接发展428名下线;屈红玲直接和间接发展285名下线;邱和平直接和间接发展74名下线;任玉琼直接和间接发展67名下线。

17. 开元币

开元币OGC最早出现在2016年,自称开创了虚拟货币的新纪元,凭借着先进的区块链技术,每次交易都能生成新的模块,比比特币更安全,防盗性能绝对一流。

但在2017年开元币也被列入央视资金传销组织名单中,目前未能从公开资料查找到具体经营细节。但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多则刑事判决书中有提到:原参与过“开元币”传销模式的成员,后有多数人模仿成立了“恒星币”交易网站,在更名之后,继续采用静态、动态的形式获取非法资金来源。

18. 大唐币

不法分子在国内或国外注册成立空壳公司并设立网站,大肆宣传虚构某种“虚拟货币”的价值,捏造博彩、娱乐、医疗等实体项目,以多至百倍收益的“高额返利”为噱头,鼓励会员以开拓市场、与人共享等“拉人头”的方式赚取回报,不断吸纳会员会费达到敛财目的。

19. MMM

2015年5月,黎某加入MMM金融互助平台,通过微信对MMM金融互助平台进行宣传,以先帮助他人,再获得他人的帮助作为幌子,引诱他人加入MMM金融互助平台,成为MMM金融互助平台成员。

MMM金融互助平台以黎某所发展的成员的投资额的10%作为推荐奖,以黎某所发展的成员的投资额的5%作为管理奖。截止2016年8月,仅黎某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达30多人且层级在三级以上。

20. 万福币

2014年,美籍华人刘某创办美国未来城,总部设在美国洛杉矶。该公司通过互联网销售虚拟数字货币为名,专门针对华人进行传销诈骗活动。

2014年4月,刘某、裴某、闫某等三人以销售虚拟数字货币“网络黄金”为名进行网络传销活动,在中国大陆发展会员几十万人。

2015年8月,三人因利益分配不均分道扬镳后,刘某又和重庆人冉启均合作在中国大陆地区开展美国未来城虚拟数字货币“天合积分”传销活动。

2016年3月5日,刘某又启动虚拟数字货币“万福币”传销项目,截止至2016年4月27日公安机关查获为止,不到两个月时间,该传销项目就吸纳会员13万余人,疯狂收取传销资金近20亿人民币。(黑部财经)

本文来源 : 作者 :何玺
本文来自互联网,版权归作者所有,黑部财经发表此文出于专递更多信息,并不赞同次观点或描述。文章仅供参考。
编 辑
何玺

区块链创业者。资深媒体人。

文章数: 599
浏览量:7437

热门文章TOP10